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自己真实换妻经历】(01) 作者:独孤shuaige
【我自己真实换妻经历】(01) 作者:独孤shuaige
字数:86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这次终于想把自己真实的事也说出来。迟疑、犹豫了许久,今天,我终于鼓足勇气,说出自己的家庭经历。我家在河北邯郸,我和我妻子都是大学的同学,都毕业于邯郸大学,今年29岁,毕业以后就留在邯郸了,我妻子是在移动大厦做会计,她身高165厘米,生孩子并没有影响她的自然身材,和结婚前相比,只是胖了些,55公斤。妻子长得绝对算不上漂亮,但却非常端正,脸不大,皮肤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

  婚后的生活,应该是非常平淡的。在大学里,妻子曾经有许多追求者,主要是她的舞蹈跳得非常不错。结婚以后的那些日子里,妻子好像没再和曾经追求过她的人有什么更多的来往。以前,妻子的性欲是非常旺盛的,但自有了孩子以后,每回做爱,她好像总是显得十分被动,只是在经期的前两天才主动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以为,也许大多数的家庭都是像我们这样普通的过着。

  直到有一天我在网上看到了换妻群交等内容,对那些刺激的玩法赞叹不已。
  可总是觉得那都是人们为了吸引淫民而编写出来,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可就在这不信之余,我开始迷上这类的小说,发疯似的迷上了换妻群交之类的小说,疯狂的搜集这方面的文章,也在网上认识了一些网友,发现在网上真的也有很多同样的人,慢慢的自己也完全接受了这些观点,认为这些也是正常的性的方式之一。

  人呢,都是会逐渐改变的,我变的开始写这类文章,写这篇文章前,我发现已经有上千篇,而且用了各种网名,在好多地方发表过,短的文章有万儿八千字的,长的有几百万字,所以写了各式各样,但大多文笔不太好,可能我的文化底涵不太够,闲话完了再说。

  那段时间很奇怪,就是对来自我自身的性刺激的冲动微乎其微,但来自自己老婆的性刺激、性满足却能够给我造成极大的冲击和满足,例如想到把老婆暴露给其它男人,或者让她与其它男人亲热,等等,往往比自己与老婆做爱还觉得兴奋,似乎自己的性快感完全是寄托在她的身上?

  从那以后,我开始想象着老婆是怎么被她以前男朋友破身和做爱的情形,我一想到自己的老婆赤身裸体地被人摁在床上,两腿间插着滑滑的硬物,一挺一挺地承受着交配的动作,甚至想亲眼看到自己老婆被另一个男人的蹂躏的情景,每次一想到这些,就会从内心里产生出一种莫名而又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刺激,就是在大街上,鸡巴都会硬的不行。

  于是,我把这样的想法告诉我老婆后,她却用种弥漫的眼神看着我,说我是中了网毒、心理变态,我并没有被她的反对动摇,而是开始背着她在网络中找寻着有此同好的网友,所以,在我的QQ里加的全都是一些在色情论坛里认识的同性网友,在和他们交流后,我渐渐地相信,那些所谓的换妻小说大多都是假的,其中大部分都是作者的自己猜想,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些作者是自己的亲身经历,我就发过这类的小说。

  就在我苦苦找寻真诚的时候,无意中认识了叫「贝壳」的网友,在和他交流了好长一段后,最后我们聊到了关于换妻的话题后,没想到我们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们俩人交换了彼此老婆的照片后,并没有采取更进一步的行动,因为,那时候我的一切举动都是我的个人想法,是在老婆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所以我根本不敢有所造次,于是我就很少出现在网上,就这样我们失去了联系。

  在这期间我并没有放弃,而是做了老婆的大量工作…甚至不厌其烦地询问妻子想想其他男人操他会什么感觉?开始她根本就不说,到了后来我们越来越疯狂 ,奇怪的是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醋意,相反的,却兴奋不已,我开始再次提前换妻的话题,渐渐地她也从不可理喻而默许了,本来我老婆就是那种贤惠乖巧的女人,于是我更疯狂地认识了一些北京、石家庄、郑州的网友,并和他们产生了共识,可遗憾的是我们相隔太远,所以到了关键的时候就告吹了。

  在和「贝壳」接触过的半年后,我已经渐渐的淡忘了他的存在,再加上他换了网名,我几乎忘记了我们当时的承诺,就在去年的五一前半个月,他突然又出现在我的QQ里,并和我聊起了当年的话题,弄的我有点莫名其妙,因为他已经改了网名(为了他人的隐私,赎在下不能告诉各位他真实的网名,还是以「贝壳」相称吧),这次我的胆子就大了,也就是我这次大胆的举动,使我真真实实的经历了一次换妻的游戏,使我和妻子体会到了有生以来的那种从未有过的兴奋和刺激,下面的故事就是我和「贝壳」的换妻经历。

  在和他聊了五分钟后,他告诉我他就是以前的「贝壳」时,我才从脑海的深处找到了记忆,就在我们准备进入正题时,他却告诉我他有事要出去,还没等我关闭和他的对话框,他又发来了消息,问我是谁,莫名其妙的我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确告诉我是「贝壳」的老婆,我是根本不相信的,在网上象这样的恶作剧是经常遇到的,我也就没把她当会事,没想到她却要求和我语聊,顿时我的眼睛一亮,有门。

  可当时我老婆和我儿子都在旁边,我没有接受,而是让她打开视频,让我看看她是男是女,当她打开视频的时候,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出现在我的电脑上,当她把我半年前给她老公我老婆的照片给我看后,我确定她就是「贝壳」的老婆了,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和她俩津津有味的聊了起来,没过多久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于是她把她的QQ告诉了我,从那天起她几乎成了我唯一的聊友,就在我们聊的投入的时候。

  有一天晚上九点过后,出现在视频前的却是个三十出头,带眼睛的男人,他告诉他就是我的网友「贝壳」,聊了半年才知道他原来是带眼镜的男人,然后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觉得他老婆怎么样,我说很好一个挺年轻的女人,接着我们开始谈论着自己的老婆,很快我们就进入了正题,聊起了当年换妻的话题,说他很想和我来一次真正的换妻,我想他一定也和那些无聊的网友一样,只不过说说而已,不会是真的,也就敷衍地和他聊的和真的一样。

  就这样我和他们夫妻聊了一个多星期,虽然我们聊的都很投缘,但我从来都没有把它当真,我怀疑他们也是和众多的网友一样,抱着一种好奇和猎奇别人隐私的心理进来的,直到我们交换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并在电话里和她老婆聊了好一会,然后他也打了我老婆的手机,我们互相聊了起来,我才相信他们的举动都是真诚的,而且已经打算就在这两天来我们邯郸这里,在这个当口我又害怕起来,人也许就是这样,成天的盼着有这么一天,可这天真的来了,就会和我一样后怕起来,最主要的是怕老婆不同意,弄的大家尴尬,人家从大老远过来,那样就太对不起人家了,然而,我还是不相信他们真的会来,于是就大胆地邀请他们。
  直到五月十五日这天,我突然接到了他老婆的电话,并告诉我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我这里是没有问题的,最叫我担心的就是老婆那一关,别看她平时唧唧喳喳的,可到了关键的时候,我想她肯定就不行了,果然,到了中午回家,我告诉她「贝壳」和他老婆已经在路上时,她的脸马上就阴了下来,说我们完全是个疯子,我连忙解释说:「他是在路上打电话的,我总不好让他们回去,如果你不同意,就当朋友往来好了。」

  她还是满脸的不高兴,我匆匆的吃完饭就把儿子也去了我妈妈家,,我怀着喘喘不安的心情,在我们约好的地方一直等到三点多钟,才看到他们的车子缓缓而来,当他们下了车,我以才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这对年轻的夫妇,男的大约一米七左右,还斯文地带着一付金边眼睛,显得温雅大方;女的也应该有一米六二的样子,虽然脸没我现象那样漂亮,但她的皮肤还是相当的白,看上去还是觉得挺舒服的。我把他们放到离家不远的赵王宾馆,顺便订了个商务套房,花了我600大洋,当然钱是我出,还好,我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老婆很友好地接待了他们,我暗暗地偷笑,其实女人心真是难以琢磨。

  因为时间还早,再加上大家第一次见面,也需要感情的交流。于是,我就和老婆就陪着他们上街逛了一会,回来了以后,我们在宾馆准备好了酒菜和丰盛的晚餐,在这种时候他们也许都和我们一样,根本无心品尝菜的精美,匆匆地喝了点酒,就宣布晚餐结束了,回到房间就剩下我们四人时,我知道一切将要开始了。
  大家都不知道怎么开口,毕竟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其实大家都盼着这一刻的到来,特别是我,当然他也不例外。我们缓解这尴尬的局面,我特别把电脑拿来了,打开了电脑,把他们引到了电脑旁,本来我打算让她看看我老婆一些自拍的裸照,我老婆严厉的眼神示意我是不可以的,于是我让他们看了我在网上收集的一些自拍的图片,他们看的津津有味,特别是那个男的,眼睛都冒出了狼样的光,然后我又拿出了一些A片,让他们欣赏,我知道我老婆只要一看A片,就会受不了的,这就是让她就犯的最好的办法。

  看了一会儿,大家都有所反应了,我们俩个男人,早就撑起了帐篷,但谁都不好意思开口,仍然尴尬地僵坐着,最后,还是作为主人的我打破了僵局,提议大家先洗个澡,大家都洗完澡,最后才轮到我老婆洗,趁着我老婆洗澡的时候,我们俩个男人就当着他老婆的面,开始谈论正题了。当我问起他对我老婆的印象时,他说他的感觉非常的好,他老婆也说我老婆比照片要年轻的多,然后他又问我对他的老婆怎么看,我当然满意了。

  在得到了相互的认可后,我们就开始计划下一步的活动,在得到了他老婆的同意后,他让我和他老婆先做,心有余沥的我没有同意,我还不知道老婆对他的印象如何,在没有征得老婆同意就和他老婆做,怕老婆一下子受不了,闹起来就完了,毕竟大家是第一次,必须还是要得到老婆的认可才行的。

  于是,我就到卫生间,想在她洗澡的时候,做做她的思想工作,谁知还在我问她对那男人的看法时,老婆就含羞的点头默许了,女人的心事谁知道。

  老婆洗澡本来就很快,再加上有特殊的应酬,她洗澡的时间好象比平常快了许多,等她进了房间,我想这时候应该可以进入正题了吧,于是,就召集了大家进了卧室,这时候大家好象非常听话似的,我和「贝壳」躺在中间,一边一个女人,我们各自抱着自己的老婆,又看起了A片,看了一会儿,我们俩个男人都忍不住了,我问大家可以开始了吗,俩个女人始终含羞不语,然而「贝壳」却大方地把他老婆推到我的身边,她老婆却说在一块做有点不习惯,于是,我们决定先分开做,做完了一次后就可以习惯地四人一块玩了,就这样,我领着她老婆去了另一个小房间,把大房间让给了他和我老婆。

  进了房间,我迫不及待地抱住他老婆吻了起来,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胸罩,尽情地抚摸起她的乳房,有过这样经历的朋友应该知道,在这种场合,别人的老婆都不是最吸引的,最吸引人的就是:看到自己的老婆怎么和别人亲热、调情、做爱、然后就是看着自己的老婆赤裸裸地在别的男人的身体下扭曲,那才是我们最向往最刺激的镜头。所以在和她老婆调情的时候,我最惦记的还是老婆这边,于是我放开他老婆,偷偷地推开房间的门,想看看老婆和别的的男人调情的镜头。
  谁知他们俩个还是原来的动作,丝毫都没有近一步的亲热举止,「贝壳」的老婆也和我同时看到了这一幕,我还没有进房间,他老婆确抢在我前面进去了,然后对着他老公的耳边轻轻不知道说了些啥,就在他老公身边躺下了,很快「贝壳」就告诉我说他老婆有点怕,不习惯。其实我知道她是怕让我搞了她后,我老婆就会不让她老公搞了。也许是真的不习惯。

  想到这里我也回到了我老婆的旁边,继续看我们的A片,再也没有任何的举动了,过了一会「贝壳」忍不住开口了,他说他老婆有些害羞,我们夫妻先各自做一次,看情况再说,在证得我的同意后,他们就去了隔壁的房间,已经有点兴奋的我,就抱着老婆亲热起来,当我把手伸进老婆的裤裆时,「哇噻」!

  我老婆那里早已是爱液泛滥,阴道口的四周全都是滑滑的爱液,我知道我老婆只要是看了A片就会有强烈的反应,这时候我随便插几下,不到五分钟她就会高潮的,当她得到了满足后,也许我们的游戏就不会再进行下去了,我想还是把她这种难逢的激情,让别的男人来满足她吧,使她达到刺激的高潮。

  想到这里,我连忙起身到隔壁商量,当我打开隔壁房间时,里面早已是春意荡然,两个赤条条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女的躺着,男的跪在那女人的胯间,正在舔她的乳房,女的在用手抚弄男的鸡巴,我看「贝壳」的鸡巴已经被他老婆给抚摸的异常兴奋了,龟头上冒着紫红色的光,看我进去了,女的大叫一声,害羞地背过身去,「贝壳」就式坐在床上,我不好意思有所举动,因为这是一个公平的交换,在没有得到她老公的同意,在我老婆没有让他得到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去动他老婆的。

  谁知「贝壳」却没有停止手上的动作,继续在他老婆赤裸裸的身体上游走,并且还暗示我也去摸他的老婆,有了她男人的支持,我当然不会放过这种我千载难逢的机会了,谁知我刚把手伸到他老婆丰满的乳房上,他老婆好象很害羞地转过身去,我只好放开手,坐在床沿上看他们夫妻作爱,「贝壳」见我停止了动作,就偷偷地拿开一只手,让我摸他老婆的屁股,我顺着他老婆的屁股滑向她的阴部,用两个大拇指从扳开她的屁股,从她的后面看到了她的阴道口,她也发现了我的进攻,也许有了她老公的支持,她再没有象刚开始那样躲避我了,我开始大胆地向她的乳房摸去,和她老公俩人一人握着一个乳房,我还不时地轻揉着她粉红色的乳头,摸了将近两分钟,她始终也没动,任我们所为。

  她老公见差不多了,就想把她交给我,他到隔壁搞我老婆去,当他刚赤裸裸的直起身体想走,谁知那女的抱着他不放,并说她有点怕,要和他一块过去,于是,决定还是四个人在一块做,大家彼此都可以照顾,她默默的点点头,有了她的同意,我大胆地把一丝不挂的她,抱进了我老婆的房间,我老婆还武装整齐的在看电视,见我抱着一个赤裸裸的女人进来,后面还跟着个赤条条的男人,她的眼睛并没有因为我和那女人的举动而停留,而是很害羞的扫了一下那男人的阴部。
  我把那女的放在她旁边的时候她很配合地挪了挪,「贝壳」看见自己的老婆现在赤裸在别人的面前一丝不挂的娇躯,他的阴茎立即勃然而举,他绕过床,直接走到我老婆的床沿,也不管她同意不同意,就开始抚摸起我的老婆,俩只手指按乳房上揉摸,我老婆默默依靠在床上,羞涩地低着头,活像一个刚进洞房的新娘子,虽然心知肚明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但却不知该如何开始,涨红着脸,双手无意识地捏着衣角在把玩。有时悄悄斜着眼偷看我和那女的动作,「贝壳」才摸了两三下,就迫不及待地爬上床,跨蹲在我老婆的大腿上,开始脱她的衣服。
  这时的我,正蹂着他老婆的乳房,他老婆的乳房很经典,不大不小而且非常的有弹性,没有生育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粉红色的乳头很小,一眼看上去和她的乳房不是很配,我用嘴巴亲吻着她的乳头,不时地把手伸向她的阴部,触摸她的阴蒂,那边我老婆也被「贝壳」脱的是一丝不挂了,到现在我都不会忘记,我老婆被解第一颗扣子的眼神,仿佛是一种求助;仿佛是一种无奈;又仿佛有一种激起眯眼;而更多的还是害羞。

  虽然,她已经不只我一个男人,可四人的群交她还是头一回,更何况还是当着老公的面和另一个男人做。其实,我老婆的性格很内向,并不是那种很开放的女人,虽然有三四个男人和她有过性关系,那都是在谈恋爱的时候把她搞到手的,除此以外她还算一个正经的女人,特别是她看不上眼的男人从不和他们多话的,今天她能这样真的是有点难为她了。

  不过还好,当她看着我时,我用一种鼓励的眼神暗示了以后,她很快就接受了,并已经配合「贝壳」的进攻,在我老婆的配合下,本来就只穿着睡衣的老婆很快就被「贝壳」扒得一丝不挂了,我老婆的阴毛很浓密,这时却全都被淫水给沾湿,黏糊糊一片狼藉,她完全没尊严的瘫开双腿,当「贝壳」把手伸进她的阴部时,情不自禁地轻叫一声,我知道此时的老婆早已经是春潮泛滥了,整个阴道口一定是被爱液包裹着,难怪「贝壳」一接触到她的阴部就会吃惊。

  两位赤裸裸的女人,面露羞色显得很不自然。一会儿工夫,我也已经自己把自己被脱得精赤溜光。胯间粗硬的大鸡巴直挺挺地暴露出来。我的阴茎在「贝壳」面前就有了明显优势,比他的粗大的多,长度倒差不多,约有都十四公分长。
  我们俩个好奇的男人,把俩个白花花的女人放在一块,做了一个彻底的比较,我老婆是已经生育过的女人,乳房有自然点下垂,没有他老婆那么挺拔,而且我老婆的乳头发黑;当我俩分开俩个女人的大腿时,我们都惊奇的发现,他们俩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屄。

  说到这里有人说了:那屄就是屄,有什么好比的那?哇塞!那可是大错特错了!因为,天下根本就没有一模一样的屄,当然老婆的屄也不除外,南屄、北屄不一样,胖屄、瘦屄各不同。当我看到他老婆的那两条肥肥的大白腿一张,除了阴阜上寥寥可数的一小撮嫩得像婴儿头发般的阴毛外,整个屄上面的毛发疏疏落落,几乎可一条条数出来。

  那屄是严丝合缝、珠圆玉润,一对小巧玲珑的小阴唇和一对大阴唇,粉红粉红的,他老婆的就是那种比较典型普通的屄,再看我老婆的就不同了,当她两条丰满的大腿一张的时候,两片肥厚的小阴唇,长长的松松垮垮的,有的2寸多长,耷拉着刚好遮住了她的阴道口,和他老婆不同的是我老婆的大阴唇上也长满了阴毛,他老婆却没有,只有屄稀稀的一点,而且他老婆是个白屄,我老婆是个黑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屄种。

  听道上的朋友说,我老婆的这种屄是屄中难遇的极品,当你在肏她屄的时候,那四片屄唇会紧紧地把你的鸡巴抱住,当那长长的屄唇,紧紧地包紧了你的鸡巴的时,哪个景色可是千载难逢,这也许这就是我肏了我老婆十年都没有肏够的原因吧!

  当「贝壳」贪婪地抚摸我老婆乌黑的阴毛和她那个非常性感、肥如馒头般的屄,然后拨开那两片肥厚的阴唇时,老婆的屄情尽现一览无余了,阴道口已经微微舒展开了,两片肥美的阴唇已经向两边张开着,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闪闪发光,从里面流出来一股透明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屁眼也湿了,再被那男人一摸,搞得整个阴部糊糊的,放射着诱人的光泽。

  比较过后,我们俩个男人都为遇到两个孑然不同的屄而高兴,「贝壳」更是喜不自禁地沾着我老婆的爱液,拨弄着我老婆的阴蒂去了。对我这个看惯了黑森林,而一直向往着「小白虎」的人来说,他老婆那个这种可遇不可求的珍品,与我老婆浓密的黑森林又大异其趣,也顾不上再细心欣赏了,一埋下头,就把舌尖往上面猛舔。同时用两个大拇指扳开他老婆那还紧密的阴唇,把舌头伸向她的阴蒂,当我的舌头刚接触到她的阴蒂时,我感觉她浑身颤抖了一下,我开始把我的无名指插进了她的阴道,做起了活塞运动,我渐渐地感觉到我的手指开始湿润。
  那边,我老婆也闭着眼睛,把腿张到了最大的限度,享受着另一个男人的抚摸,我知道这时的她已经在渴望着男人的插入,只是不好意思说。看到这里,我也停下了舔阴蒂的舌头,说道:「我老婆的水都快把你淹死了,你还不快搞。」我还没说完,他可能也实在忍不住了,跪在我老婆的大腿中间,将勃起的鸡巴深深的插入我老婆已经淫水泛滥的阴道中,开始抽插了起来…我舔了他老婆的阴蒂半天,也不见出水,于是我骑到了她骑到了她大腿上,把龟头对住她的屄,用龟头轻轻地磨她两片阴唇和阴蒂,但不见出水,而这时我老婆和「贝壳」已经融合在一起,看到这里我淫心大起,一手握着鸡巴,一手按住他老婆的细腰,突然下部猛的一推,只听他老婆叫了一声,我的鸡巴连根带毛地被她屄的缝,吞没得无影无踪。

  他老婆的阴道十分狭窄,我的阴茎被四周紧逼而热烫的阴道腔肉包裹着,舒畅得无以复加,不其然地就开始挪动着腰部前后抽送,来换取肉体上享受到的更大乐趣。望着鼓满青筋的大阴茎,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阴道中出出入入,由深红色一直抽插到沾满淫水,而变成蒙上一层淡白泡沫的肉棍,心里的英雄感与肉体上的美快感齐齐涌上脑中,整个人有一种腾云驾雾的轻飘飘感觉。我开始一边吸着他老婆的奶头,腰部剧烈的运动,撞击着他老婆的阴部,狠不得把整个阴茎和睾丸都塞进她的屄洞里,发出「啊」的声音。但是我还是没有放过那边「贝壳」和我老婆的性交的情景。

  他们俩就比较轻柔的多了,「贝壳」整个人全压在我老婆的身体上,并没有去舔我老婆的奶头,而是把头贴着我老婆的脸,尽情地体验从下面传上来的阵阵快感,而我老婆却把屁股抬的很高,双脚和大腿悬空朝天,发出的「扑哧扑哧」的淫水声,这样的动作能使「贝壳」的鸡巴插得更深,我老婆紧闭着眼睛,微张着嘴喘着粗气,扭动迎合着「贝壳」的抽动,我知道她很快就要达到高潮了。其实这一切都是我们在网上早就交流过的。

  我老婆喜欢温柔,他老婆却喜欢剧烈的,这正投了我俩之所好。老婆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了,我连忙叫「贝壳」吸我老婆的奶头,而我则把头伸了过去和她热烈的吻在一起,我当然知道老婆在高潮快来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让人舔她的奶头,只要随便那么一舔,她很快就会高潮,果然,我老婆脸开始发烫,喘着粗气,把她整个舌头都塞进了我的嘴里,我知道她达到了最刺激的高潮,而「贝壳」也感觉到了我老婆的变化,一动不动的享受着我老婆阴道抽搐,给他带来的快感。
  我和老婆虽然热烈的吻在一起,底下丝毫没有放松对他老婆的进攻,然而「贝壳」享受完我老婆的阴道运动以后,又继续起原先的动作,我老婆的双脚也从「贝壳」的腰部垂了下来,呈「大」字形的躺着,闭着眼睛,任人鱼肉的样子,让那位瘦小的男人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

  也许是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干简直是太刺激了,我们俩个男人居然一个姿势没换就都射了!

  首先是「贝壳」,也许是我老婆高潮时,阴道的收缩刺激了他,在我老婆高潮的同时,「贝壳」的全身颤抖起来,抽送变得慢而有力,每挺尽一下,便打一个哆嗦,相信每一下抽搐,便代表他在我老婆的阴道里面射出一股精液,连续抽搐了七、八下,才精疲力尽地停下,喘着粗气,他们紧紧的相搂相抱着,看到这史无前例的刺激场面,我终于禁不住丹田一股热流的冲击,也不管她老婆是否得到性的高潮,就把我体内无数的儿子也送进了他老婆的阴道里。

              (没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