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东床入幕】(外篇)【作者:gulang5525】
【东床入幕】(外篇)【作者:gulang5525】
字数:30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东床入幕(外篇)

  最初腹稿时,我也是想写并蒂母女花,同眠娘丫俩的,可落笔的时候,总是会感到裤裆发凉,胯间收紧,所有终究没有写成那样的场景。

  梅姨和茸茸母女的原型是我曾经对门的邻居,梅姨是那样的一个风情熟妇,茸茸也是那样的一个纯真丫头,但最后梅姨是别人的岳母,茸茸也是别人的妻子。茸茸和我初中时候做的邻居,同校但不同级,她一直喜欢我,但我从来把她当做妹妹。我从来都是一个人流浪,也从未带她出行过。

  我的青春期比较晚,大概是初三才开始留意女人的性感,梅姨好像是我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夏天,我总会偷偷去看她高耸的乳峰,丰腴的腰肢,浑圆的大腿,有机会还会装做掉了东西到桌下偷窥她裙底腿间风光,可惜只能看到内裤包裹的肉丘。

  然后会在晚上旖旎一场春梦,醒来湿了内裤,我倒是很少注意茸茸,青涩的花骨朵好像引不起我的性趣。

  我的失身是在高二,是一个同级的女生,虽然比我年龄小,但发育的很好,说不上什么激动无比,那个年纪只知道发泄旺盛的精力。

  高考后分手,大学也有女朋友,也是丰乳肥臀的,但她后来说我是一匹种马,只知道在她身上撒欢儿,不会爱她,毕业季也就分了。

  后来我开始了流浪,第一年里学会生存,顾不上情欲,但回家过年时一放松下来,压抑的火山就要喷发了,我那时青春期的幻想又冒出来,对门的梅姨成了我意淫的猎物,于是我经常找借口去串门,借机偷窥梅姨,没想到让让茸茸有了误会,以为我是奔着她去的。

  面对茸茸火辣的目光,我忐忑不安,实在不忍让她越陷越深,借着一次玩笑,我几乎是明示的告诉她,我不喜欢她。

  茸茸很伤心,直到开学才理我,让我送她去车站,她应该还是痴心不改。
  梅姨一直明白茸茸的心思,在茸茸上学走后,我又跑到她家的一个晚上,只有我俩的时候,她说为了茸茸将来好嫁人,让我不要祸害茸茸,并说如果我憋不住,可以在她身上宣泄,我却之不恭,欣然由缰纵马,欣喜若狂的把她扑在床上,卸掉她所有的遮掩,把玩那梦寐以求的软乳丰臀,抠挖那水草丰盛的沼泽地,在那具丰满成熟的肉体上,奏出一曲马嘶嘶,鹿啾啾。

  那时的我还不会亲吻女人的下面,还是一味的插入插入再插入,好在本钱充足,够大够持久,还是把梅姨弄的神魂颠倒,高潮迭起。在云收雨住后,问她怎么知道我对她有性趣时,她说我好几次偷偷看她裙底风光她都知道,一开始时羞恼窃喜,后来就忍不住想要让彼此心想事成了。

  后来就是时不时的暗通曲款,偷渡银河了。梅姨也没什么花式,除了传统的就是背后,女上了,但夙愿成真的喜悦和偷情熟妇的刺激,让我对她还是乐此不彼。后来我性爱成长起来,才愈加开发了梅姨,让她体会到女人更多的快乐。
  千禧年,茸茸出嫁了,新郎不是我。在一次茸茸独自回家,喊我过去她家吃饭,吃过饭在她卧室聊天,我问她婚后生活怎么样?她恨恨的说「不好!很不好。」
  「怎么,他家欺负你了?我去找他家人,妈的,敢欺负我妹妹。」我义愤填膺。

  「是你欺负我了!你为什么不娶我?」茸茸扑到我怀里哭。

  「不哭不哭,哈,茸茸,我对你真的当亲妹妹的,我的性子你了解的,娶了你会让你哭的更多的,我就不适合结婚。」我哄她。

  「亲妹妹?亲妹妹你会这样?」她隔着衣服抓住我的勃起。

  「呃……毕竟不是亲的……你是女的,那么漂亮,我又是个色狼,这样很正常的……」我尴尬的解释。

  「那你给我一次,让我做一次你的女人……」茸茸搂住我的脖子亲吻我。我也按捺不住,其实我对她也有非分之想,只是太熟了,不好意思下手,现在她不用我负责,还主动,我实在找不到理由放过。

  于是乎,我变被动为主动,宽衣解带,驰骋纵横,以超越子龙兄的能力,杀了个千进千出,放出了亿万雄兵。这时的我,已经对性爱登堂入室,不再是刚入门的菜鸟了,自然让茸茸死去活来,魂飞魄散。

  休兵重整时,小妇人趴在我胸前呢喃「色狼真不是白给的,这样做女人才够味……」然后抬起我的下巴,「以后要随时听从我的召唤,不然我就告你强奸。」
  「谁是色狼,我看你是不折不扣的母色狼。」我拍了下她的屁屁「这不是该男的对女的说的吗?不可能随时听从你的,时间长了绝对会出事的。」

  「那要在我心里需要你的时候,你能陪我吃吃饭,聊聊天。身体需要你的时候,找个安全的地方给我。」

  「好吧!两个条件:一、不能过于频繁,我只是你生活的点缀,不是全部。二、时间空间一定要允许,不能在你家里,那是你的家庭,我可以给它增加色彩,不能打破它的平静。」

  「好吧!」她答应着,爬上了我的身子……

  出来茸茸的卧室,梅姨就在外面望着我,微微一声叹息,进了她的房间。后来再找梅姨求欢就是被拒绝,小声的呵斥,大力的挣扎,直到她无力或许是在我搂抱扣摸下也有了感觉,才让我「前度顾郎今又来」。我是她的缘孽。

  我们就这样一直延续到现在,基本都是在梅姨家,后来茸茸有了孩子,大都托付在梅姨这儿,她来接孩子回家时,如果我过去,梅姨都会抱着孩子出去,给我们机会。

  而往往是茸茸走后,我再在梅姨的土地耕耘一番,用雨露滋润她的田园,大概一个月一两次吧!再后来拆迁分开了,就一两个月一次,直到前几年梅姨绝经,没了性趣,用润滑油也不再舒畅才罢手,每次只和茸茸一度春风。

  我曾在茸茸身上挺进时,试着提过想要母女双飞,茸茸的态度很激烈「我不管你和我妈有没有,你要敢那样让我们一起来羞辱我们,我直接把你下面剪了!」说着冲我命根子做了个剪刀手。

  我腿间一凉,胯下一紧,连忙捂住「不能剪,你还要用的,好多人要用的。」
  「不用了,没心情了。」茸茸起身穿衣,穿了上身又说「不行,要榨干你,免得给别人用。」然后跨上来压榨我……

  在我结婚后,茸茸倒是说只要我老婆同意,她可以和我老婆一起服侍我,但只能是我老婆,不能是别的女人,而我,是不敢冒险让老婆知道我的荒淫的。
  君姨是另外一个女人,真实是君姐,和这对母女没有任何交集的,我一个哥们儿的姐姐,这个女人在我生活中有很重要的地位,我大部分的性经验和性观念,都来自于她,也一直延续到现在,我的很多经历和她有关,如果大家有兴趣,我或许会写出来,当然,也会有演义在里面。

  有朋友说我写的短,可我不想用重复的文字描述同样的场景,男女之间,很多场景都是一样的,毕竟,可以开发利用的,也就那些体位,大同小异。

  我写不了母子,我对母亲有着格外的敬重。也写不了后宫,我没有那么大能力让众多女人在同一屋檐下还能和睦相处也没有那么大精力同时交往数个女人。更写不来种马,我做不到拔屌无情,流精不留情,对于我生命中的每个女人,我都有一份情意,即使分开,也是缅怀。希望朋友们理解。

               【全文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