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水王短篇集】作者:水王
【水王短篇集】作者:水王
字数:5540

              
周可欣的终结

  周可欣是一个汽车4S店的销售,青春靓丽,对谁都表现出了热情的态度,业绩也是公司也最优秀的,公司都男人们都很喜欢她,追求者更是排起了长队,女人们虽然嫉妒,但是她热情的态度也让别人对她无法记恨。

  那天是约定的日子,我开车来到他们店门口,走了进去,阿欣看见我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安,但却很快迎来上来,我听她有的没的介绍了好一会车,嘴里吐出一个时间,阿欣身体也微微颤抖了下,许久她点了点头,我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晚上,某公園門口,阿欣戴著墨鏡,面容姣美,身段窈窕,挎著挎包,身穿一套黑色的小風衣,下身則是一件黑色的短裙,只遮住了一半大腿,玉腿上裹著黑色的絲襪,腳上蹬著一雙黑色的及膝高跟皮靴在焦急的等待著。

  這時,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到阿欣面前,我搖開玻璃,對阿欣道:「上车吧!」
  阿欣没有多说话,微微地点了点头,上了车。

  阿欣有一個很奇特的願望,就是當自己27歲的時候,就結束自己美麗的生命,並將肉體奉獻出來被別人吃掉,而我就是那个实现她愿望的人。

  来到一个偏僻的小区,我打开一栋别墅的大门,我从鞋柜里拿出一根狗链和项圈丢给了阿欣。阿欣拿起来熟练地给自己戴上了,然后跪在地上,像狗一样爬行起来将狗链的另一头交到我手里,我牵着阿欣走向了地下室。

  [ 准备工作做好了吗?] 我问道。

  阿欣缓缓地解开风衣,里面露出一对被白色蕾丝胸罩包裹住的肉球,胸罩上有一个个红色斑点,阿欣慢慢地脱下了胸罩,我发现胸罩里面居然布满了大头针,全部插进了肉球里,拔出来的时候还滴点血珠,当所有大头针被拔出来之后,阿欣又重新将胸罩带了起来,大头针重新插回了肉里,我看到阿欣紧锁着眉头,虽然忍受着极大的疼苦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额头上甚至渗出了汗珠。当胸罩被带回去后,上面又出现了新的红色斑点。

  [ 这样的自虐不错但是我还是只能给50分,缺少创意了] 我拿起桌上的鞭子对着阿欣的乳房抽了几下,随着鞭子刺耳的鞭挞声,阿欣再也受不了惨叫了起来。

  [ 疼吗?] 我将鞭子丢在一边,双手抓住阿欣的乳房捏了起来。

  阿欣再一次咬紧了牙齿,点了点头却又马上狠狠地摇了摇头。双手微微颤颤地从挎包中拿出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我松开了阿欣的乳房,接过了遥控器,此时阿欣才张开嘴,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气一边说道[ 主人,这是我为您准备的新节目,您一定会满意的。] 我在阿欣嘴上亲亲地吻了一口,微微道[ 今天我也为了准备了最后的礼物,你也一定会满意的。] 我打开了开关,一阵马达转动的声音,又是震动棒吗,不知道阿欣又想出了什么新玩法。似乎是极端的疼苦,阿欣一边惨叫着一边躺在地上掀起了自己的短裙,白色蕾丝内裤上渗出了一大片红色,我赶紧关掉了开关,一把扒开了阿欣的内裤,一个旋转式的震动棒插在阿欣的阴道里,我把震动棒拔了出来上面居然布满了图钉,整个阴道壁都被图钉绞得血肉模糊了。

  [ 真是个不错的创意,可是小宝贝,我可不会让你这么快就死的,我要慢慢折磨你,让你在疼苦中慢慢死去。] 我露出了一丝邪笑。

  我打开桌上的盒子,里面有一副铁制的胸罩,我拿了出来,铁胸罩内也是一样布满了铁刺,[ 真是主奴同心啊,想法都一样,看我帮你准备的。] 阿欣露出了一丝羞涩的笑,她慢慢地脱下了自己的胸罩,将铁胸罩戴了起来。我拉开了一个架子上的布,将整个架子展现在她眼前,架子刚好够她像狗一样跪着趴在上面,乳房处的板子有两个洞刚好让她的乳房露出来,而让她跪着的地方是一块针板,阿欣试着跪了上去,针刺破了她的丝袜扎到了肉里,她闭上了眼睛,头晃来晃去,许久凝重的神情才舒缓,阿欣将身体慢慢地趴在了前面的板子上,还不失诙谐地调侃我道[ 你不会就想这样把我烤了吧。] [ 居然能猜到一半。] 我拿出一个火
炉,放在了她的乳房下面,[ 可能会很疼。] 我将阿欣的手绑在了板子上,又拿出了一个束口球给她带上。一切准备好了之后我点着了火炉。

  火焰烘烤着铁胸罩,不一会铁胸罩就被烤的绯红,阿欣双手紧紧地握拳,眉头也紧缩着,整个身体都不由地颤抖起来。

  我又拿出了许多蜡烛,[ 今天是你27岁生日,我没有准备蛋糕,那就用你自己做蛋糕吧,] 蜡烛底座都是细细的针,我将蜡烛一根根插在阿欣的屁股上,当插到第二十七根的时候,她的屁股已经和刺猬一样了,我慢慢点燃了蜡烛,蜡烛烧的很快,蜡油滴在了她的屁股上,我并没有用低温蜡烛,所有极高的温度将她的屁股猛烈地刺激起来,她的身体不由地往前伸展,三根蜡烛瞬间倒下,掉落在一边。[ 真是不乖啊,这样怎么帮你好好庆祝生日呢] 我带着低沉的语气道。
  [ 对不……起,主人,我再……也不……敢了,请您……惩罚……我吧。]阿欣说话都是微微颤颤的,似乎都能听到她牙齿磨擦的声音。

  [ 既然你这么诚心认错我就不惩罚你了,来好好侍奉我吧。] 我掏出了早已高高勃起的小弟弟塞到了阿欣的嘴里,虽然一边承受着巨大的疼苦,但是她还是仔细地帮我舔着小弟弟,小舌头不断地触碰到我的小弟弟又飞速地晃动着,头也前后套弄,一会我就射了出来,大量的精液射到了阿欣的嘴里,让她呛得咳了起来但是她还是死死含住我的小弟弟,生怕精液流出来。

  一翻舒爽之后,我拔出了小弟弟,而阿欣也将我的精液全吞了下去,此事她也不那么痛苦了,想必乳房已经烤熟了,肉香都弥漫开来了,我将阿欣的绳子都松了,让她站了起来,又给了她一把刀,[ 自己切下来吧] 阿欣犹豫了下,还是慢慢地从铁胸罩和身体的缝隙里切了下去,由于乳房都已经坏死了也轻易便切了下来也没有多少痛苦。我将烤熟的乳房倒在桌上的盘子里,用刀切了一小块品尝起来,开始以为完全是油腻的乳房居然在烘烤下成了松脆酥香,简直不能比拟的美味,我大口得撕咬了起来,还不忘叉起一块递给阿欣,[ 尝尝吧,很美味的。
  ] 阿欣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想了一会才张开嘴,慢慢地品尝着,一会神色就转为期待,等着我再次给她品尝,可是却已经被我吃完了,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失落。

  伤口已经被我绑上了绷带,上身赤裸只绑着绷带的阿欣看起来更加性感了。
  阿欣见我吃完了凑上来撒娇,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主人,我的自宫只想有你的小孩,可是以后都不会有了,你能把它留下吗。] [ 把我就把它拔出来吧。
  ] 我一把把阿欣推倒在地上,此时虽然她摆出了妩媚的姿态,但是我还是毫无估计地把小弟弟捅了上去,此时阿欣的阴道已经完全被绞碎了,血还不时地会流淌出来,她已经呻吟到了极点,那种剧痛和高潮混合的感觉,已经让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也让我达到了极度的兴奋,很快就把精液全部射在了阿欣的子宫里。
  阿欣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突然抱住我的脖子,亲了我一口,[ 来吧主人,把我的自宫拔出来吧。] 阿欣将双腿张成一个大字,露出粉嫩的小穴,我直接用手捅了进去,虽然阿欣的阴道很紧,但是大力之下还是呗完全撕裂了,随着阿欣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我的手也完全伸了进去,很快便触到了光滑的子宫壁,我一把完全抓住子宫壁用力地拉扯出来。阿欣疼晕了过去,我把她抱到床上,帮她下体止住了血,她已经被我折磨得不成人样了,看来可以满足她最后的愿望了。
  阿欣比较瘦,她说为了保持最美的身材,让我把她清蒸了。

  我支起准备好的大蒸笼,将阿欣抱了进去,给她全身涂上了水玻璃,待凝固后,我慢慢拔了下来,阿欣的体毛也一起呗脱了下去,她也疼醒了过来,我没有觉察到她已经醒了,忽然她忍着剧痛撑起身体,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露出了调皮的笑。

  [ 宝贝,再见了,不过我们马上就要永远在一起了。] 我关上了玻璃蒸笼,打开了火炉,雾气散了开来,很快阿欣就淹没在了雾气中。

  忽然我听到阿欣敲打玻璃的声音,似乎触动了最后一根神经,我赶忙准备关掉火炉,而阿欣已经在雾气迷茫的玻璃写了几个人[ 主人,让我再最后任性一次。
  ] 然后看着我,我点了点头,看着她用手指微微颤颤地写到[ 沈麟,我爱你。
] [ 对不起,我也爱你。] 我心里最后想说的,但是她已经听不到了,想关火炉
的手垂了下来,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 再见了,阿欣。]

                靖儿

  我拨开了遮蔽视线的最后一片树枝,一个村落出现在了我面前,门口的土著守卫不由分说地将手中的长矛向了我,而我忠诚的护卫们一拥而上争做我的肉盾,「女王大人,小心。」两把长矛刺穿了几个护卫的小腹,将她们串成了肉串,看着她们濒死前疼苦地挣扎,我舔了舔舌头,我解开了她们的控制,恢复心智的她们被痛苦完全摧毁了意志,大声惨叫起来,「真是可悲的蝼蚁。」我轻哼一声,踩着她们的身体走了过去,任由她们在地上呻吟,不管怎么样,她们都会在极端疼苦中慢慢流尽鲜血而死。

  两个土著守卫还想攻击我,我一抬手,他们便被强大的气场压跪在了地上我拿出来金色雄鹰徽记,两个土著看到这个徽记如同看到上帝一般整个身体颤抖起来,「女王大人请饶恕我们。」

  「带我去你们酋长那,我需要去祭坛的向导。」两个土著如同最热情的服务员一样把我迎了进去,他们的酋长是一个300多公斤的大胖子,只能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到我的到来,虽然几次想挣扎起来跪拜却还是失败了。

  「女王大人,我们护卫了一千年,您终于来了。」酋长低沉的声音让我有点不舒服,便没有耐心和他多费时间了。环顾四周,我看到他面前有个大锅,里面漂浮着很多女人的头颅四肢,周围是各种现代女性的衣服和吃剩下的骷髅,想必是刚刚死于各种陷阱的护卫们多半成了她们的食物。

  「我需要一名向导带我去祭坛,当然作为你们忠诚的奖励,我赏给你们1000名新鲜的肉畜任凭你们处理。」护卫被我留下了一批,而酋长也给我几个向导和一些补给。

  留下的护卫即使马上也被宰死也没有一丝反抗的意思,甚至完全不用束缚,在一群护卫中有一个叫靖儿的小女人,长得比较瘦却有一种骨感美,皮肤细腻光滑,笑起来脸上会出现两个甜甜的酒窝,一头柔顺的长发在束在了脑后,虽然在美女如云的护卫队不是那么出众,细细品来却别有一翻味道。

  而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的男朋友居然一直对她不离不弃,尾随女王来到这里,此时他正躲在草丛中注视着村子里的一切,而村里的土著们已经开始施行兽欲了,但是整个村落也不过近百名男子,即使每人玩三个也还有富裕,更多的女人们就是静静地站在一边漠然地注视着这一切,而靖儿也还没有受到倾翻,男子悄悄地走上前去,拉起她的手就想跑,却没想到其他女人们迅速反应过来一下将他绊倒在地,他的靖儿也没有帮他的意思,反而在他身上狠狠地踩了一脚。

  此时土著们才发现他,纷纷围了上来,酋长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真是有情有意的男人啊,来人把他绑起来。」土著和女人都一起动手把他绑在了一根柱子上,「我们大家都来分享他的女人,来看看他会是什么表情,毕竟都是守卫了一千年,整个心态都已经变态了。

  靖儿被带到了酋长面前,酋长那根足有半米长的阳具直接捅了进去,即使被控制了心智的她也发出了一声极度的惨叫声,整个阴道被撕裂了,撑开了三倍多。
  抽插了不过几下,酋长的阳具就猛烈地震动起来,虽然没看到他射的全过程,但是靖儿的小腹都微微涨了起来。

  靖儿从酋长身上跌在了地上,其他人迫不及待的围了上去,一次三人,一个小穴,一个嘴,一个屁眼地干了起来。

  男人简直发狂一般骂了起来:「你们这帮禽兽,我一定要杀光你们,杀光你们。」

  土著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但是歇斯里地的状态却让他们看得很开心,更加卖力的强奸着,经过几十个人的轰炸,靖儿再也没有力气,摊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土著们还将靖儿丢在了男子面前,此时靖儿身上的小西服已经完全被撕破了,胸罩也被撤掉了,还被捏得青紫变形了,丝袜也被扯破了很多处高跟鞋也掉了一只,身体还在抽搐着,三个洞都在冒着白浆。

  男子看着这样的靖儿内心再也忍受不了,流下了眼泪,轻轻的喊道「靖儿,靖儿。」而就是这样几声叫唤,却能冲破女王的诅咒,唤醒被控制的爱人,靖儿缓缓地抬起头来,注视着眼前的男子,叫出了他的名字。

  这时其他土著还在继续性狂欢,居然没人注意到这里,靖儿吃力地爬向了男子,掏出自己的匕首和烟雾弹交到了男子的手上。「好好活下去,为了我。」男子此时即使有万般不愿意,也只能接过工具,点了点头。

  重逢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食人族屠夫一把抱起了靖儿,将她一下丢在砧板上,将自己的肉棒再次捅进靖儿的小穴里,「小美人让你最后爽一次。」屠夫用力的抽插了起来,此时筋疲力尽的靖儿已经完全没有爽快的感觉,眼睛都翻着白眼,接近虚脱了。屠夫乘机一刀剁下了她的左臂,这样的痛苦也只能让她发出一声低吟,屠夫似乎完全不满足,两把刀同时将靖儿的另一只手剁成肉酱,靖儿却连轻吟也无法发出了,鲜血混着白浆从她嘴里吐了出来,即使这样,头仰着还在看着男子,用尽全力地摇头,似乎再说,「不要冲动,活下去。」

  男子此时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已是泪流满面了。

  屠夫看着虐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便开始帮靖儿开膛破肚。屠夫花开了靖儿的肚子,红色的血和内脏翻来出来,由于比较瘦居然没有什么脂肪,屠夫肉棒直接将她的自宫顶了出来。屠夫切断了自宫的韧带,整个腹腔瞬间呗血充满了,屠夫拔出了肉棒,将靖儿的子宫取了出来,又慢慢切掉了肠子,胃腔,胆囊等,靖儿完全完成失去意识了。屠夫切下了靖儿的整个阴道,如同鲍鱼一般的阴阜,由于刚刚被切下还在一张一合的,屠夫直接交到了酋长手里,酋长如同吃软糖一样咀嚼起来,而自宫也和去他女人的一样被做成水袋。靖儿的尸体也被完全肢解了,身体和四肢都被丢在了大锅里,而头却被屠夫拿着送到了男子面子,还不时地大笑着,男子此时目光忽然犀利起来,匕首已经将绳子割开了,他使出了最大的力气,将匕首捅进了屠夫的下颚,忽然的逆转让所有人的惊呆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有屠夫,一只手捂着伤口,另一只手无助地挥舞着,却已经阻止不了他的死亡了。

  男子捡起地上靖儿的头颅,将烟雾弹猛地一扔,乘乱逃出了村子。看着手里爱人的头颅,男子万般感触都化为了一个深吻,久久地他才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