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水浒黄文 1
水浒黄文 1
 话说林冲心中烦闷,怒责娘子若贞一通,气冲冲掀门直奔禁军而去。一路上心中怨气难平,只怪妻子过于谨慎,叨唠不休,实是小觑于他,不由心火愈盛,脚步也愈发快了。
-   转过两路官道,行至御街近左,正疾走时,一时疏神,与一美妇撞作一处。
-   林冲是练家子,那美妇人怎经他撞,当即一跤坐地。林冲吃了一惊,口中慌道:「脚急走眼,休怪休怪……」正欲上前搀扶,却感眼前一花,不由双眼环睁,心中惊道:「不正是我那娘子……」忙定睛细细打量。-
只见那美妇身着淡蓝色女使长裙,臻首蛾眉,有如画中人物,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竟与若贞有七八分相似,只是嘴角多了一颗美人痣。若不细瞧,当真会误认作妻子的双胞姊妹。-
那妇人缓缓站起身来,好似玉兰俏立,娉娉袅袅,艳美绝伦,旁人无不住足偷瞥。她见林冲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心道:「这人生得有些丑恶,好似戏中武生,若已讨得妻子,定难讨他家娘子喜欢。」又见他一双豹眼盯着她,不由俏脸一红,轻声嗔怨道:「我也有事分神,但你这一撞,也忒重了些,为何又这般无理瞧我。」林冲是条好汉,从不把女色放在心上,作一辑道:「夫人这容貌,有如荆妇,故此多瞧。」那妇人俏脸更红,心道:「不想是个好色之人,把我认作你娘子,占这口舌便宜,好生无理。」不由面现怒容,一拂柔袖,转身不再理他。-
林冲略一思量,顿时省悟,忙正色道:「夫人莫怪,林某并无他意,实因我家娘子,与夫人好生相似。言语失理,还乞恕罪。」那妇人听他语气诚恳,并无调笑之意,怒气消了大半,回身问道:「你姓林?
-   你家娘子姓甚名谁?果真与我相似?「-
林冲笑道:「某乃禁军教头林冲,荆妇既与你相似,便是有缘,名讳说与你知也无妨。她姓张名若贞。」那妇人听了,浑身一颤,呆了半晌,忽道:「你家娘子可曾改过名字,本名,本名可是单名一个贞字……」说时,嘴唇竟有些发颤。
-   林冲见她神情紧张,略感诧异,想了想道:「确不曾换过名,自小便双名若贞。」那妇人长出一口气,口中喃喃自语道:「天下相似之人何其多,她怎会是我那女儿张贞,却是我多想了……」林冲心道:「你这般年轻,有如我那娘子的姐姐,如何做得她娘亲。」当即嘿嘿一笑,作辑告辞,快步离去。更多精彩请关注:www.de_depa.c0m
-  那妇人却招呼道:「林教头,可知御街在何处?」林冲心中不喜:「你却寻那花街做甚,不是正经女子。」转身道:「右首不远便是,你自去。」言罢不再回头,直奔禁军去了。
-   林冲画过卯,唤来两名心腹军汉问道:「今夜何人值夜?」一心腹道:「是丘岳和周昂两教头。他俩已连值三夜,似乎对教头颇有微词。」林冲连连冷笑,心道:「这两个本领低微,平日只凭乖巧口甜,便得那高俅喜欢。也罢,此番既与娘子不睦,便不想回,不如便做个顺水人情。」想罢道:
-   「你去告知丘周二教头,便说今夜由我替他俩值夜。」又冲另一心腹道:「你且去我家中,告知荆妇今夜由我轮守,不归家了。」那军汉领命告退。
-   ***************************话分两头,且说林冲路上所撞那美妇,正是林娘子亲娘李贞芸。原来李贞芸那夜为求高坚高衙内救赎女儿,伴作女使潜入太尉府,以国色之姿,认那花太岁为干儿,却惨遭那登徒恶少强暴奸污。她虽遭强奸,但无奈高衙内床技高超,行货雄伟,又为报复其夫蔡京,竟任其为所欲为,与那花太岁颠狂一处,终与他作出乱伦淫越之举。-
当夜高衙内曾受她三女李师师媚惑,巨物肿大欲爆,正无处发泄,肏到她这等绝色熟妇,也不顾她多年未经房事,竟纵欲恣意发泄,一夜不眠不休,变换无数姿态,享尽她全身各处。她虽是过来人,但从未遇过如此巨物和这般耐久之人,虽使尽浑身解数,也难奈其神勇,只被肏得魂飞魄散,春水浪散好似喷泉。-
那一夜性战,凤穴几被那驴般巨物撑爆,个中滋味,远非当年蔡京和张尚可比,端的酣畅淋漓之极,实是她平生未有之美。她已入虎狼之年,十余年所藏饥渴突被唤起,一时间如升仙境,只顾舍命抵敌,纵情迎奉。那淫少是在女人堆中打滚之人,她虽值虎狼之年,又怎是其对手,竟输了又输,丢精无数。她不肯雌服于新收的干儿,竟被其肏得几乎脱阴脱肛,阴水有如尿喷,直至阴精尿水齐喷。-
-
-
-

-
-   那夜,她在衙内别院中春吟不止,连绵不绝,叫到天色微明,只感嗓子都沙哑了。
-   她实在高潮过度,只觉凤穴后庭均被那巨物捣烂,再也抵受不住,这才彻底雌服,高声哭求干儿饶命,告饶近半个时辰,终令高衙内将憋了一夜的浓精灌入凤穴深宫,被那凶猛阳精烫得昏死过去。
-   待她醒来,已近二日午时,见高衙内与她裸身相拥,睡在身边。只觉周身酸痛,下体凤穴肛门更是红肿不堪,阴毛散乱,痛不堪言,实是下不了床。她与新收干儿做出这等事来,真是羞不可当,但那登徒恶少一觉醒来,又强令她口吹巨棒一回。她只得全力迎奉,终吞得干儿阳精,任其抱入浴池,与之鸳鸯共浴一回。
-   俩人相互洗慰湿吻多时,她方能勉强站得起身,便求这淫徒放她还府。高衙内哪里舍得,李贞芸怕被太师察知,苦苦哀求,答应数日后再来厮会,又献缠绵湿吻,那花太岁才抱她出得浴池,令富安托太师府女使阿萝暗地潜送她还府。
-   回到蔡府,她在自己房中连歇数日,因下体各处红肿难当,甚少下床。她神志终醒,每在床上忆起那夜与干儿疯狂性战,大乱人伦,不由内心有如刀绞。想到二十年来所历之劫,真个泪水洗面,寝食难安。但她究是过来人,这命中冤孽,已经数回,她既躲不过,也只得认命。
-   想通此节,终宽了心,频频轻抚失贞的红肿羞处,俏脸羞红,一时浑身酸麻燥热。这数十年来,何曾有男人令她如此沉醉性欢,这份极乐欢爱,算是不幸中的补偿。她厌恶蔡京,早不将其视为丈夫,虽深爱前夫张尚,但跟随太师多年,故对那份感情和贞洁早看得淡了。一想到被高衙内那巨物彻夜撑爆羞穴菊门之景,便面红耳赤,羞穴酸痒,淫水缓流,芳心铮乱。
-   今日一早,察觉下体两处肿痛终消,已能正常行走,想到三女李师师虽沦落御街青楼,好歹先认下女儿,再求高衙内为女赎身。便向服侍她多年的心腹女仆春晓问明御街路径,与那女仆换了衣裳,又潜出太师府。
-   行至御街近左,就要见到女儿,不由心神有些紧张。忽儿想到女儿必是绝色之姿,若是师师真被衙内赎身,以那淫徒行事,女儿当真只能以身为报。此刻自己那丰乳雪臀及周身各处仍留有那淫徒吻迹抓痕,若女儿以身相许于他,岂不是母女均遭此子所奸,更乱人伦,来日莫不会母女共侍一夫?想到此间,芳心一紧,心神不知飞至何处。-
正在李贞芸失神之际,却被林冲撞倒,这才回过神来。-
她向林冲问明御街所在,定了定神,迈开莲步,行至御街之中。-
此刻刚过辰时,左右楼阁上不时传来艺女辞客之声,端的是嗲语嘲歌,诱人心魄。各家鸨娘纷纷艳笑陪客出门,御街上走来的尽是些享过一夜风流的男客,有的酒色过度,神情委顿;有的红光满面,春风得意。但有见到她的,顿时个个目痴口滞,色眼勾勾,如见神仙,心中只想:「此等绝色,远胜过那些俗粉,不知是街中哪家娘子?」李贞芸本想开口问路,但知此间乃藏污纳垢之处,过往尽是嫖客,哪里起得了口。此番被人色眼相视,只得硬着头皮,低首前行,凤目只往门牌上瞧。终见一家新楼,门牌上书:「河北李师师」。-
她心神激荡:「便是此家了,今日定要与女儿相认!」想罢,哪里还顾得上此间是妓馆,掀幕便迈入厅内。-
厅内坐一鸨娘,正是李妈妈。见忽来一绝美娘子,与李师师几分相似,吃了一惊,忙问:「这位娘子,是何家人?怎地到此?」李贞芸定了定心,唱一轻喏道:「相扰妈妈了。我……我来寻师师姑娘,有要事相见。还请妈妈通禀,就说我是她的……是她的亲戚。」李妈妈端详她片刻,心中暗自纳罕,见她容貌极美,也不忍恶语绝撒,只道:「不曾听小女说过有甚亲戚,你姓甚名谁?」李贞芸心中一酸,泪盈眼圈,哽咽道:「还请妈妈告知,就说李氏贞芸,求见师师姑娘。」李妈妈心道:「不曾听女儿说起过这名字。」又想:「女儿这几日与官家日益亲密,怎能私见不相干的。此刻她正与官家在后院监挖地道,如何见得?再说,这女子容貌不在女儿之下,若被官家撞见,别出事端。」便道:「小女不见女客,有事容我报知她便是。」李贞芸哪里肯依,急道:「今日必见师师姑娘一面,不作去念,还请妈妈见谅。」言罢,便往内堂闯。-
李妈妈急上前阻她,哪里阻得住,正无可奈何时,偏房内转出两名大汉,拦在李贞芸面前,手按腰刀,威风凛凛,喝道:「且住,若再入内,休怪无理。」李贞芸哪里肯依,口中求道:「两位大哥,且放小女子入内,只见师师一面,莫难为我妇道人家。」言罢转身抢入。-
-
-

--
-
两大汉近身擒住她双腕,将她拉出大门,只一掀,便将她掀在门外地上,两人抽出半截刀,口中怪叫道:「再闯时,刀下无情。」言罢转身入厅。更多精彩请关注:www.de_depa.c0m
-  李贞芸顿时「呜呜」哭扶在地。对门鸨娘有好心的,听她哭得甚悲,上前问明原由,低声劝道:「娘子莫再哭了。你便真是那李师师亲人,如今也见她不得,你道那些汉子是谁?」李贞芸泣道:「我怎知是谁,这般凶恶……」
-   那鸨娘贴耳道:「便是天子侍卫。如今官家正与李师师相好,听说院内正修通往宫中暗道,日日相会,你怎能见她,还是别处去吧。」李贞芸只听得目瞪口呆,急道:「此话当真?」那鸨娘道:「欺你做甚,敢拿天子说笑?我见你是个俏人儿,不忍心,才直言相告,此事千真万确,娘子还是待官家来日冷了她,再来吧。」李贞芸方知真情,止住哭,擦干泪,缓缓站起身来,心道:「不想连当今天子也是这等人,竟来这妓馆,瞧上我三女儿,可如何是好?」她身入豪门,深知帝王将相均非善人,女儿虽得天子看承,但一生幸福,全在天子一时好恶,实非幸事,何况被天子瞧中,便是那高衙内,也救女儿不得了。自己那日被高衙内强暴,为赎女儿,甘作淫娃荡妇,服侍于他,却不想白费心机,让那淫少白白享用了身子。罢罢罢,如今难见女儿,只能苟活在这世上,再作别图。-
忽然想起今日被那姓林的教头撞倒,说起他家娘子相貌与姓名,均与自己大女张贞相似。确不知大女二女如今有何归宿?此事只前夫张尚知道。当年她在蔡京面前以命立誓,一生不再与张尚并两女有任何来往,如今这身子都被高衙内污了,还守那誓言做甚,这条命随时还于蔡京便是!-
她这些年虽未与张尚来往,但日前曾得女使春晓探知,张尚已然退隐南郊翠竹岗,安居乡野。她一时兴起,在太师府玉兰花林中作词唱曲,才引来高衙内。
-   如今甚想再见张尚一面,打听女儿归宿,也自心安。-
想罢,便雇一马车,依春晓所告路径,去翠竹岗寻张尚。-
正是:泪洗红颜空悲切,错引良夫入劫圈。
-   ****************************李贞芸乘车出了南门,行至城南二十里,便到了翠竹岗。她取了些碎银,央车夫在村外候着。遥望山畔,见此间山不高而秀雅,水不深而澄清;地不广而平坦,林不大而茂盛;猿鹤相亲,松篁交翠;乡间竹林散聚,竹枝迎风摇曳,雅致天然。
-   有诗单表这翠竹岗:「修竹交加列翠屏,四时篱落野花馨,一带高冈枕流水:清溪潺潺青石鸣;柴门半掩闭茅庐,技头小鹂爱听琴;庐中先生独幽雅,闲来亲自勤耕犁。」李贞芸正愁无处寻人,见这景致,不由心中一酸:「多少年了,他倒会享清福啊!」刚踏进村间小巷,便听琴韵丁冬,有人正在抚琴。这村中一片清凉宁静,和喧哗的东京城宛然是两个世界,这琴音便更显清澈。她只听几个转折,便芳心大震,心道:「他果在此间,这等琴韵,也只他弹得出。」原来那人此刻所弹,正是往昔李贞芸与张尚时常合奏的一首《西江月。遣怀》。
-   当年她与张尚均是琴画双绝,其父李唐与张择端皆是书画名家,真可谓门当户对。怎奈李氏之父李唐晚年不得志,嫌张尚被哲宗贬为庶民,不许俩人婚事,这才有了蔡太师横刀夺爱,毁了俩人一生。
-   她顺着这琴声走进一片绿竹丛中,立在一竹舍外,缓缓说道:「贱妾突闻雅奏,相求先生一见。」便在此时,铮的一声,一根琴弦忽尔断绝,琴声也便止歇。一人掀开竹门,揉了揉眼,呆立当场,正是张尚。-
李贞芸见他一身布衣,面目消瘦,心中又是一酸,唱一轻喏道:「一别二十载,张郎,此番贱妾来得唐突了。」张尚乍见前妻来访,心神大乱,一时不知如何相认,欲伸手搀扶,又怕不妥,哽咽道:「贞……贞娘,你,你怎么来了?」贞娘乃李贞芸小字,二十年来从未有人唤起,今日听见,李贞芸顿时清泪涌出,她抹了抹泪道:「贱妾此来,只为了却一桩心事。」张尚不知所措,忙将她引进房了,端茶奉水,乱得失了方寸。待俩人在屋中坐定,均垂首不语。
-   李贞芸知道尴尬,她抬眼扫了扫屋内摆设,竟与当年俩人做夫妻时无异,知他仍不忘情,更是芳心跌宕,颇为感动,轻声道:「贱妾今日来,实因思挂女儿,前来探问。算来,她们一个二十有三,一个刚满二十,不知可有嫁得好人家?」张尚含泪道:「贞娘,劳你挂心了。贞儿芸儿,皆已嫁人。我本想托人告知,只怕当年那誓言,恶了你的性命,便……便……」李贞芸点点头,也流泪道:「贱妾早将生死至之度外,只怕害了你,也不敢托人前来相问,如今,如今却再也挂不住思女之念,今日只求相告,便回。」张尚擦泪道:「贞娘放心,我怎能不好生安置贞儿芸儿。我被蔡京那老贼强任作教头十余年,后结识了林冲林贤侄,如今他已做八十万禁军教头。那林冲为人正直不阿,一身好本领,便将贞儿嫁给她,二女芸儿,已嫁与林冲师弟陆谦,也是个有官职的人,如今已做了虞候。」李贞芸乍听到林冲名字,吃了一惊,想起今早所遇之人,忙问:「那林冲,可是个豹头环眼之人?」张尚奇道:「正是,贞娘可曾见过他?」
--

-
--
-
李贞芸长疏一口气,不想那人所提的他家娘子,正是我那贞儿。想到这林冲虽相貌丑恶,确是个不爱女色的正直之人,又有一身好本事,顿时大喜,便将今早与林冲相撞之事说了,又问:「为何我那大女儿,改名若贞?」张尚脸一红道:「实因贞娘别后,甚是挂念,只望二女长大成人,能如其母一般娟慧,故各自改名为若贞若芸。」李贞芸心下感激,眼圈又红。俩人多年未见,今日重逢,均感亲切,言语也多了起来。张尚便将这二十年来如何将二女养大成人,二女性格长处,从头备细说了。只听得李贞芸如痴如醉,不觉已至午时。-
李贞芸猛然想到,此番出府已久,那蔡京虽再不见她,但耳目众多,自己去高衙内处,即便被探知,也不过是偷人,气死那老贼,但在这里若被老贼知道,却妄害了张郎性命。当即便要告辞。-
张尚哪里肯依,忙摆下素菜,强留她吃午饭。她探得二女均有归宿,心下甚喜,便留下吃了。这些年来,她日子过得当真是食不能咽,今日这顿虽是素饭,却吃得最香。-
饭后张尚再留她不住,只得送她出村。她怕村中眼杂,坚持独自出村,不让张尚出屋。张尚只好撒泪相送。
-   李贞芸出了村,上得马车。她心事一了,顿感周身轻松。心道:「如今大女二女均好,只三女被那昏君瞧中,便是高衙内也赎她不得。须将此事告知衙内,托他想些法子,托人转告三女身世,再作理会。」想到要见高衙内,他那性火如此旺盛,一见自己,必有所求,不由羞红上脸,浑身发热。她将心一横:「我已是残花,只为报复蔡京,还在乎这身子作甚!不如便与他好上,做对露水情人,了此残生,图个一时快活。」想罢,便央车夫驶向太尉府。
-   行至府前,用丝巾掩了半截俏脸,使了些钱,见到外堂当班的朝儿。那女使朝儿认得她,知道是衙内新认干娘,实是相好,却不知她底细,只知衙内爱她极深,曾与她纵情欢好一夜。朝儿一脸迎奉之色,拉着她的手,引她去衙内别院。-
行至偏房,却住了脚,「噗嗤」一笑道:「娘子先在此间候着,容我通报衙内。
-   衙内他……衙内他正在……娘子放心,您是衙内痴念之人,衙内必见。「李贞芸俏脸通红,心中却感诧异,问道:「衙内正在做甚?」朝儿脸也是一红,贴耳道:「衙内所玩女娘甚多,娘子是知道的吧?」李贞芸一脸酡红,只不答话,心道:「那夜他曾说每玩一人妇,便取一根阴毛留念,真不知他玩过多少良家。」朝儿又道:「此刻便有一位,正在衙内房中,故须稍候……」李贞芸恍然大悟,一时羞不可当,转身道:「我来此间,实有事相告衙内,如此便先告辞……」朝儿忙拉住她道:「娘子莫去,衙内若知,必须怨我。此刻也差不了多,衙内一知娘子来,必将相见,娘子,求您坐下候着,容朝儿禀报。」李贞芸也知这等高官子弟,玩弄女子实是常事,再说她此番来,早不将贞洁放在心上,当真是自暴自弃。若高衙内正与另一女子欢好,已泄了火,过会再见到他,便能顺利脱身。想罢羞红着脸,坐在椅上。更多精彩请关注:www.de_depa.c0m
-  朝儿大喜,乐颠颠直奔卧房去了